關於部落格
歡迎大家來定居~!~
  • 1270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不能吃辣的話~還是不要逞強啦~哈哈

我記得有人說過, 在跟初次約會的異性吃飯時,最好慎選食物和場合。 舉例:吃飯時別點雞腿飯,因為啃雞腿的樣子實在不甚雅觀。 如果是吃牛排的話,那麼除非對自己的技術有十足把握, 否則就別點牛小排。 我個人就親眼在牛排館看過牛小排凌空而起飛到隔壁桌的奇觀。 以此類推,要剝殼的海鮮、會爆漿的小籠包... 都是極度危險的食物!! 然而,沒有人告訴過我, 麻辣鍋才是真正極致的終極自我毀滅之道。 事情是這樣的... 身為一個每天醉生夢死的死大學生, 有幾個交情匪淺的網友,是很合理的。 然而在「朝打逼,夕死可以」的最高指導原則下, 一天到晚掛在BBS站上釣網友,對於一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來說, 也是可以理解的。 而網海茫茫,找到一個美女網友肯跟我見面的或然率, 絕對大於零!! 沒錯,聊了大半年的網友Jenny終於卸下心防, 和我約在很有氣質的西門紅樓看劇場表演。 當我走近紅樓廣場時,一眼就看到全身火紅的她,我傻了!! 她根本是侯主播、林名模、賈少奶奶的綜合體! 我必須很老實地說,我完全不記得那天台上演了什麼戲, 因為我一直在想著我這輩子到底積了什麼德; 為什麼能夠認識這麼正的女人...(反正舞台劇也不是重點) 看完了莫名其妙不知所云的舞台劇後,我逐漸恢復鎮定, 終於想起應該展露一下紳士風度。 我:「嗯...你很漂亮!」我露出自以為迷人的微笑稱讚她。 Jenny:『呵呵...謝謝你啊!』 她理所當然地回給我一個甜死人的笑。 我:「肚子餓了吧?想吃什麼呢?」 Jenny:『ㄟ...你吃不吃辣?我們去吃麻辣鍋好不好?!』 我:「好啊!吃辣不錯!辣妹就該吃麻辣鍋!」 我說了一個很蠢的笑話,而且事後證明,這是一個愚蠢的決定。 西門町的麻辣鍋店林立,我們很快地找到一家知名麻辣店。 就座後服務生端上了湯底,我馬上傻眼。 那鍋紅紅的是什麼啊!?能吃嗎? Jenny彷彿看出我的驚駭,睜著無辜的大眼睛說: 「我叫大辣耶!你敢吃嗎?」 開什麼玩笑,這種關頭還能說不敢嗎? 我露出了一個「你這孩子真是沒見過世面」的笑容, 緩緩將一堆食材倒進鍋裡。 真正的試煉這時候才開始! 因為我看著潔白的金針菇一滑下鍋馬上變得血紅, 翠綠的白菜就像故宮裡的碧玉一樣美麗,也變成血紅色... 天啊!這真是太慘無人道了!還有香菇、魚餃、蛋餃、清江菜... 不管什麼顏色,進了鍋裡通通都是血紅色! 我開始天人交戰... 到底是要等菜熟透,還是要趁還沒吸飽那些毒汁趕快夾起來。 (不要懷疑,我真的覺得那是鍋毒藥...) 當然雖然我內心掙扎翻騰,表面上還是和Jenny談笑自若。 我說:「等一下吃完,你還想去哪嗎?」 雖然說問這種問題猴急了點,但是古有明訓,人要未雨綢繆啊! Jenny歪著頭想了想說:「我們去陽明山看夜景好不好?」 Oh!My God!這太明顯了,她絕對是在暗示我! 這還有什麼好說的呢? 看來我今晚終於要擺脫「戀愛去死去死團」團長的污名了! 我越想越快樂, 直到Jenny幫我夾了滿滿一盤的火鍋料放在我眼前... 所謂色字頭上一把刀,我決定速戰速決! 我暗自盤算,先從青菜吃起, 因為青菜即使沒熟就當作生菜吃又不會死人。 而且重點是青菜感覺上比較不會吸收那些嚇死人的辣油...。 我夾起一把白菜,緩緩放入口中,然後用最快的速度咀嚼吞下... 嗯,還好,只有口中微微發麻而已... 不對!我開始感到喉嚨裡有種灼燒的感覺! 我當機立斷馬上灌了一口酸梅汁。 Jenny對我露出迷死人的笑容,她的嘴唇因為吃辣而更顯紅潤; 我隱約可以看見他的唇型是在告訴我『我比麻辣鍋還辣喔~~』 我義無反顧地又夾起了金針菇,同樣用最快的速度吞下... 我錯了!我忘了先把金針菇所夾帶的湯汁瀝乾! 我有一種吃砒霜的感覺!! 只見此時Jenny竟然舀了一碗湯底,緩緩地喝了起來... 我有一種看見虎姑婆在吃弟弟的小指頭的錯覺...-__-|||||| 只不過這個虎姑婆實在太美了, 我好像著了魔一樣,踏上不歸路... 麻辣鴨血! 如果麻辣鴨血是種藥的話,那一定是全世界藥效最快的! 因為我才吃下去不到一分鐘,就感到全身的血液都麻辣了起來。 我想像鴨血開始在我的肚子裡肆虐, 接著...經過小腸、大腸、直腸,然後有了一種擋不住的感覺... 我突然看見全身火紅的Jenny露出一絲微笑... 我想起了「神鬼願望」裡的伊麗莎白赫利, 她該不會是地獄來的女魔頭吧!! 不行,我要忍耐!男子漢大丈夫豈可被小小一鍋麻辣鍋打敗, 我不停地強迫自己吞下那些彷彿燒炭的火鍋料, 同時不停猛灌酸梅汁。 然後擦著鼻涕,用發紅流淚的雙眼向Jenny放電: 「今天天氣很不錯,到擎天崗看星星一定很浪漫!」 Jenny也同樣以電眼回應我:「對啊!看星星最浪漫了...嗯?」 這次我確定了,她真的在對我拋媚眼! 很好,真的很好!我用最快的速度掃完所有食物, 湯底都被Jenny解決了(她絕對不是人類...T_T)到底哪裡好? 結帳的時候我已經流乾了全身的汗。 然而,非常遺憾的是,我無法和大家分享擎天崗上的浪漫風光。 什麼?說我小氣?並‧不‧是! 就在我走出店門口故作帥氣地開來我的小車車的同時,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震撼; 彷彿有一個DJ在我的胃裡瘋狂地轉著唱盤,不但有絞動的感覺, 我還聽到了REMIX版的交響樂。 古有云:「小不忍則亂大謀」我想這個時候不是忍耐的好時機, 因為我不想在擎天崗上拉出我血紅色的哀愁!! 於是我當機立斷,轉頭跟一身火紅的Jenny說: 「Jenny,很抱歉,我剛剛接到電話,我家的小狗被車子撞到腿; 我得趕緊去醫院。我們下次再去看星星吧!」 Jenny好像說了什麼,我根本沒聽清楚, 因為我已經用最快的速度逃離現場了。 在這個充滿哀愁與遺憾的夜晚, 我只能說—我‧恨‧麻‧辣‧鍋!! 麻辣2 繼上次悲慘的麻辣鍋事件之後,我痛下決心, 發誓以後絕對不再踏進麻辣鍋店一步。 不過,事情還是發生了。 前天晚上社團迎新,這可是一年一度的重頭戲, 平常上課不來沒關係,社團活動一定得到啊! 忘了跟大家說,我是熱舞社的副社長… 嗯,相信大家都知道熱舞社是個多麼美好的社團, 這就不用小弟贅述了。 傍晚我很愉快地走進社辦,看到大家已經集合完畢準備出發了。 一個新來的學妹嗲聲嗲氣地跑過來跟我說: 「厚!學長你都現在才來…等一下你要請客啦!」 叫我請客?休想啦!不過看在學妹蠻可愛的份上, 我還是很敷衍地說: 「好啊!那有什麼問題!」 反正等一下請她吃根冰棒不就算請客了嗎?! 「走吧!走吧!今天要吃哪裡啊?」 「寧記!」好幾個人異口同聲地回答我這個看似平凡的名字。 我的心卻抽動了一下… 「你們說什麼…?」我覺得這兩個字十分熟悉而又遙遠, 隱隱有種不妙的感覺。 「寧記啊!吃麻辣鍋,學長你吃辣應該也很行吧?!」 為什麼老天要這樣對我呢?難道真的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嗎? 為什麼我長那麼帥卻怕吃辣,幾個學弟長那副德行卻不怕吃辣? (這好像沒什麼關係…) 什麼叫「你吃辣應該也很行吧?」 我真正行的地方你怎麼不試一試啊! 重點是我終於還是又走進這無間地獄了… 「ㄟ…我們點鴛鴦鍋好不好!」 我突然想起今天的情勢對我比較有利, 因為總有人不敢吃辣吧!點個鴛鴦鍋,我就可以逃過一劫了, 哈哈哈!我真是太聰明了! 「唉喲!來這裡就是要吃辣嘛!有人不敢吃辣嗎?」 小我一屆的學妹小玲嘟著嘴,看著在座所有人, 大家都露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。 至於我呢?我又說出了那句至理名言… 「好!吃辣好!辣妹就是該吃辣啊!」 天啊…我真是個虛偽的小人,表裡不一的偽君子, 準備挫賽的衰尾人! 有了上次的前車之鑑,我開始可以判別哪些菜色是可接受的, 而哪些料是吃了會死人的。 例如百頁豆腐,看到那曲曲折折的縐折, 我就可以想像裡面吸附了多少辣油; 還有豆皮跟金針菇也是,都潛藏著致命的危機啊! 於是我很認份地只挑些青菜、貢丸等低殺傷力的火鍋料, 同時不停地和大家打屁聊天以分散注意力, 並且隨時注意我的肚子有沒有異狀… 我想可能是我的策略奏效, 或者是經過上禮拜的慘烈事蹟後我已經有了麻辣鍋抗體, 當然最有可能的就是天可憐我如此俊帥之人免受挫賽之苦。 總而言之,我非常順利地吃完了 那血紅色、油膩膩、不知所云的一餐。 午夜夢迴,我想到席間學妹小玲跟我說: 「學長,有空要教我跳舞喔!」然後對著我笑了足足三十秒, 我的嘴角也不自禁地浮現意淫…喔不,是幸福的笑容。 就在我準備帶著如此美好的情緒入睡時, 半夢半醒之間,我有了一種奇異的感覺。 鴨血正在肚子裡跳著熱舞,凍豆腐也跟著起鬨, 所有麻辣社員都在我的體內亂舞…。 此時手機響起,我當機立斷接起電話,並且翻身下床衝向廁所。 兩個室友被我驚醒還以為看到鬼! 我一邊往廁所狂奔,一邊接起手機… 天啊!竟然是小玲打來的,這位大小姐可真會挑時間! 「喂?!」快到了,快到了!廁所就在前方不遠處。 『學長,我是小玲…』仍然是甜死人不償命的聲音。 「嗯…這麼晚還不睡啊?」 我努力把廁所門輕輕關上,用最小的音量準備就緒。 『對啊,我睡不著嘛…』小玲的聲音聽起來實在令人疼惜, 只不過現在真正疼的人是我。 「那…噗…咳!嗯…你要說什麼呢?咳!」 一邊激情解放,一邊情話綿綿,難度是非常高的, 我只能不停地用乾咳來掩飾那慘烈的解放交響樂。 『學長,你感冒囉?怎麼一直咳嗽呢?』 小玲果然很關心我呢!T_T… 「ㄜ…沒有啦!只是有點口渴…噗,咳!!」 我的天啊,這樣下去我會死掉,而且精神錯亂!! 一邊挫賽一邊把馬子,我真是太神奇了!! 『那我送飲料給你喝好不好?』小玲實在太體貼了! 「啊!?ㄟ…不用了吧!這麼晚了你不要再出來了。… 噗通~咳!」 我已經非常熟練地掩護那可怕的聲響,這不禁讓我有幾分得意。 『學長你在廁所嗎?怎麼回音這麼大?』小玲疑惑地問。 「沒有!沒有!我在走廊上,剛剛去倒水呢!」 說著說著,我用拖鞋製造出走路的音效,並且強忍著笑意。 『喔…那學長我送飲料給你喝啦!』 小玲意志非常堅定,我想我再堅持下去就太不給面子了。 「好吧,那…5分鐘,喔15分鐘後好了,我在樓下等你。」 我實在不知道這慘烈的戰役還要多久才結束…。 15分鐘後,我順利地用最帥氣的姿態在樓下見到了小玲, 她果然拿著飲料在等我。 『學長,好無聊喔!學校附近有什麼好玩的地方啊?』 小玲睜著無辜的大眼睛看著我,害我心臟狂跳… 「喔,很多地方可以去啊,像是後山啊,海邊啊, 沒有人的涼亭啊…」我想這樣子應該已經暗示得很明顯了吧?! 『喔…那學長你想去嗎?』 「我喔…好…」我的『好』字還沒說完, 突然又有人在我肚子裡翻騰滾動了! 「好..晚了…改天啦!你快回去睡吧!」 我一邊說一邊把小玲往外推, 然後死命忍住絞痛,給了她一個微笑。 接著一個箭步馬上衝回廁所… 這時手機又響了,是簡訊: 『學長,對不起;這麼晚還來打擾你,本來有些話想說的, 但你似乎在躲我。我明白了,以後不會再煩你了 玲』 他媽的,我‧恨‧麻‧辣‧鍋~~~!!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